大发快三下载官方网站

  • <tr id='LAcDVd'><strong id='LAcDVd'></strong><small id='LAcDVd'></small><button id='LAcDVd'></button><li id='LAcDVd'><noscript id='LAcDVd'><big id='LAcDVd'></big><dt id='LAcDVd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LAcDVd'><option id='LAcDVd'><table id='LAcDVd'><blockquote id='LAcDVd'><tbody id='LAcDVd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LAcDVd'></u><kbd id='LAcDVd'><kbd id='LAcDVd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LAcDVd'><strong id='LAcDVd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LAcDVd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LAcDVd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LAcDVd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LAcDVd'><em id='LAcDVd'></em><td id='LAcDVd'><div id='LAcDVd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LAcDVd'><big id='LAcDVd'><big id='LAcDVd'></big><legend id='LAcDVd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LAcDVd'><div id='LAcDVd'><ins id='LAcDVd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LAcDVd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LAcDVd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LAcDVd'><q id='LAcDVd'><noscript id='LAcDVd'></noscript><dt id='LAcDVd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LAcDVd'><i id='LAcDVd'></i>

                讀書:我們的人生與擇友

                來源:解放軍報作者:鄭蜀炎責任編輯:喬楠楠2020-04-21 17:04

                ●讀到一本好書和交了一個好朋友,都是人生美好的一頁

                “舊時曾作梅花賦,研墨於今亦自香。”據說以“香”字來形容詩書筆墨的,是中國獨有的文化意象。書香墨香固然雅,但說到讀書,我還是更喜歡孔夫子之喻,擇書為“益友”。

                有一位偉人,便是這樣讀書的。

                當年,20歲出頭的毛澤東就讀於湖南第一師範,“恰同學少年,風華正茂”,“書不可一日不讀”的境界被同學們傳為佳話。盡管當時所讀書目已難考證,但德國哲學家泡爾生的那本《倫理學原理》他肯定是愛不釋手的。這本約10萬字的小冊子,由於先從德文譯成日文,再轉譯成中文,難免鉤章棘句、晦澀聱牙。可就在書頁間,毛澤東橫批豎畫的標記、取精用弘的評語多達400多條,一萬多字。

                新中國成立後,昔日同窗將此書奉還,老人家回憶道,這書的道理不那麽正確,不是純粹的唯物主義。但覺得新穎,有啟發有感悟,越讀越覺得有趣味。

                “讀未見書,如得良友;見已讀書,如逢故人。”此番話語,仿佛在談及與才華橫溢的朋友交往——因其見解獨特、學識淵博,所以相見恨晚;老友重逢,交流心得亦相談甚歡。

                “頌其詩,讀其書,不知其人,可乎?”孟子之意,是說讀詩論書,應當先了解作者及時世。因為在孟子眼裏,一本書恰如一個人,你若喜歡便要與之溝通交流。法國認知學家丹·斯珀伯在其《理性之謎》中寫道:“理性是和直立行走一樣,是人類一種進化出來的特性。”孟子的說法其實就是在主張一種充滿理性思考的閱讀態度。這個過程與人雲亦雲、浮皮潦草的瀏覽相比,肯定不是一個輕松舒適的消遣之道。所以,如果不願意擁有如直立前行一般的理性,就不必選擇這種“勞其心智”的閱讀方法。

                《詩經》有雲:“百爾所思,不如我所之。”——你們有再多的想法,都不如我自己悟出的道理。先秦諸子們就是這樣對待書簡的。遙想當年,大師們亦師亦友、或儒或道,別看平時都是恂恂君子,唯獨論書說道時毫無虛飾、寧訕無諂,留下一個讓後來讀書人“心向往之”的成語——百家爭鳴。爭鳴者,吐辭為經的放言,抉發殆盡的激辯。如同莊子在被一些饾饤小儒譏諷為狂語俗言後的坦然之對:“家雞野鵲,各有殊音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既然說讀書如同交友,那麽,以功利化為目的必然會使友誼的小船說翻就翻。中國古代並不缺少讀書人,僅在明代,通過科舉考試獲得初級“功名”的生員(即俗稱的秀才)就有數十萬。但即便是在“唯有讀書高”的彼時,人們已把“秀才”視為“相輕之稱”,文學作品中出現“酸秀才”“窮秀才”的形象,就始於科舉盛行的明代。這既反映了當時底層讀書人貧困化的生活狀況,同時也說明他們寒窗苦讀也罷、懸梁刺股也好,讀來讀去只為兩個字:功名。那些既不能濟世匡民,又不能紓難解疾的八股之學,也只能留些“秀才既去酸還在”的笑話傳於街頭巷肆。

                開卷有益固然不錯,可朋友卻不能亂交。有些“目迷五色”之書,平庸無識之作,就如同孔夫子說的“損友”,只能成為“病眼之翳障”,自當劃入絕交之列。該與什麽樣的書為友呢?列寧說過一段話:《反杜林論》和《共產黨宣言》這兩本著作,“是每個覺悟工人必讀的書籍”。革命導師的話說得很明白:人的覺悟構成了閱讀的選擇和標準,與人與書交友,都離不開誌同道合、意趣相投……

                無論讀書有多少話題,但有一點可以肯定,讀到一本好書和交了一個好朋友,都是人生美好的一頁,都如古人所言,“共飲薄醉,頗傾肝膽”。

                輕觸這裏,加載下一頁

                分享到